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25,幕后主使

发布时间:2020-02-14 13:12:05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25,幕后主使

“那是白虎娘娘,求白虎娘娘饶命。”岁数大的赶紧给无歌磕头。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今天的突发状况就能看出来,只要是人那么就比全是听不懂人话的野兽好。

机灵的人也赶紧喊白虎娘娘救命,他们以后一定给白虎娘娘烧香磕头,立长生碑。

而没来得及回去收拾东西的张管事一家也在其中,他们是认识无歌的

,”

茗伊?他们都知道这个农庄是茗伊家的,没想到今天居然看到了茗伊家的小姐,这是来救他们的吗?众人望着无歌带着希冀。

“今日有幸得到神兽白虎的认同,以后白啸会作为我的朋友陪在我身边,我会告诉白啸让它的伙伴离开。”无歌继续说到。“另外,我今天到来会收回这个农庄。”

“什么?”一道尖锐的叫声打断了无歌的讲话,无歌一看是张管事家的不怕死的站了起来,怒视着她。

“我家老爷才是庄子的管事,凭什么将农庄交给你?”张管事家的不顾丈夫拉扯自己,仰着头质问,不过是被自己折磨了两年的小丫头凭什么。

“因为我是茗伊家的大小姐,这是茗伊家的产业。”无歌很平淡的说到。

“放屁,你是被赶出来的,有什么资格、、”涉及到钱和权的事,她的胆子被无限放大,忽视了前面的野兽。

张管事家的还没说完,白啸低吼了一声,下面的老虎突然跃起来跳到她面前,将她扑倒,前腿将人按在地上,张着大嘴对着她怒吼一声。

张管事家的吓得大叫一声,当看到近在迟尺的锋利的虎牙时,不受控制的尿了出来,整个人吓得浑身发抖,生怕那个虎牙一口将她吞了,现在的她才想起来,这时的茗伊无歌不是以前任她欺负折磨的那个人了,她闭上嘴再也不敢说话了。

“我们没有异议,这本是大小姐您家的产业,肯定归还给您。”张管事赶紧说到,生怕无歌迁怒到他身上,先留下命再说。

其他人也赶紧表态,对于他们来说不管这个庄子是谁的,总是要雇佣他们干活,只要今天逃过此劫说什么他们都答应。

“以后农庄由我的奶娘薛氏管理,今天的事情我暂时不想被外面的人知道。”无歌接着说道。

跪在地上的人赶紧表示绝对不会说出去一个字。

“好了,属于两个村子的村民带着门口的人离开吧,明天来上工,庄子上的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张管事一家去我的那个院子来见我。”无歌说完示意白啸带她回去。

排排站的野兽们接到命令带着小弟离开回到自己的地盘去了,村民等它们跑出门口不见影儿了,才颤巍巍的站起来,今天这一天可真是惊心动魄,有生之年都不会忘,可惜看到神兽和白虎娘娘的事情不能外传,要不也是值得炫耀的一件事。

他们互相扶着走出来,看到门口躺着几个因为腿脚不便被狼叼过来的人,听茗伊家大小姐说他们没死,就赶紧过去用各种方法将人唤醒。

几个年纪大的村民睁开眼看着大家伙以为是自己做梦梦到被野兽吃了,然后非常庆幸只是梦的跟着大家回去了,回去一定要多吃点压压惊,暂时短路的脑袋不容他们多想那些不合常理的地方。

再说张管事一家非常不情愿的来到无歌的那个偏僻败落的小院。

无歌和薛氏坐在院子中间,白啸身形没有变小依旧张着翅膀飞在半空中。

张管事他们看到半空中的白虎吓得腿一哆嗦,在原地楞了一下,然后收起脸上的不满情绪快步走了进来。

“给大小姐请安。”张管事一家四口面上恭敬的给无歌低头弯腰行礼。

无歌摆了摆手,“起来吧。”她对这些主仆礼节还是不能适应。

无歌冷色的看着眼前的四人,将目光停留在张管事家的身上,因为她,薛氏才在农庄受尽了苦头。身上大小伤不断,每天不停的劳作,还要被刁难,也是因为她茗伊无双才饿死,说起来是这具身体的仇人也没问题。

被坐在位置上的少女盯着看,张管事家的有些紧张,害怕无歌倒是没有,她怕的只是野兽,至于这位大小姐,没有了这些野兽撑腰,什么都不是。

“张管事家的,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针对我,是听从谁的命令?”无歌声音清冷的开口询问。

“我不知道大小姐说什么?没有人命令我什么,我也没针对大小姐啊,自从您来了,我只跟您见了一面,可从来没刁难过您。”张管事家的低着头回道。

无歌轻笑了一下,自从重生以来她就发誓决不让自己再次陷入两难而不得不让步甚至自杀的境地,她的善心是给与亲朋的,而不是对待仇人的。

白啸接收到了信息,张嘴喷出一道小点的水柱,将张管事家的掀翻在地被水柱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张管事家的面色灰白的咳了两声,嘴角流出了鲜血,望着无歌充满了惊恐,不敢在轻视。

旁边的三人吓得不敢动弹,她的儿子有些想上前,却被媳妇拉住了衣袖对他摇了摇头,张管事的儿子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父亲,在看了看一脸严肃的大小姐,收回了要迈出的腿。

白啸在半空低吼了一声,张管事家的吓得一哆嗦,眼泪鼻涕横流的赶紧开口,“我说,我说,请神兽娘娘饶命。”

“是付府的赖嬷嬷传来的消息,说大小姐被厌弃了,让我看着办,我开始不敢太过分,只是在食物上做些手脚,后来过了半年看州府那边没消息,真的如赖嬷嬷说的那样,您被老爷抛弃了,我就开始计划让你们通过劳作来换取食物。”

“直到半年前,赖嬷嬷传来消息说二小姐和边少爷订亲,您被老爷赶出家族,不再认您这个女儿了,让我办事利索点,还给了一些好处。”

旁听的张管事一家面部都没什么变化,看来是都知道张管事家的的做法,倒是薛氏,这时才知道原来她们这两年来受的苦都是州府那边的意思,不禁悲伤袭上心头。

“奶娘,这应该不是付成海的意思。”无歌一旁劝到。

“可是赖嬷嬷不是管家的媳妇吗?他们一家可是听老爷的。”薛氏问道。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更何况她只是管家的媳妇,瞒着付成海做什么在正常不过,毕竟在他们看来,我是已经被他放弃的孩子。”无歌说到付成海时,没什么太多的感情在,也一直称呼他的名字没有叫父亲,也可以说对于这个半路的父亲,她没有任何的认同感存在。

薛氏也注意到了无歌的称呼,不过想了想小姐这两年受的苦,便没说什么。

张管事家的在无歌的示意下继续说到,“那时的来信意思很明了让我对您下手,我当时鬼迷了心窍,想着折磨一下您这位千金小姐,就断了你们的吃食,规定必须做双倍的重活才能换取一份口粮,还吩咐那些下人想办法刁难薛氏,让她一天只能挣到一份口粮,还让她们每天言语上羞辱薛氏。”说着说着,张管事家的声音变小,偷偷的观看无歌和薛氏的表情,生怕惹怒了她们,让神兽惩罚她。

其实她的计划成功了,但是除了无歌没人知道,不过她使用了茗伊无双的身体,和她还同为茗伊家族的人,于情于理她都会帮她报仇,洗刷污名,要回属于茗伊家的产业。

“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家下地去劳作吧,每个人干的都必须是奶娘这半年工作的量,吃食用你们自己的劳动换,放心不会有人刁难你们,你们要是能坚持下来五年,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以后都不会再追究。”无歌看了看面前的四人说到。

“大小姐,这事都是这婆娘一个人干的,和我们可没关系。”张管事赶忙开口,要是真按无歌说的那样,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自从当了管事,他都十几年没有干过活了。

“可以,不愿意干活的有第二条路,”无歌示意不想干活的站出来。

除了趴在地上的张管事的媳妇,他们三人都上前一步,表示自己选第二条路。

“很好,第二条路你们去深山里带上三天,能活着走出来的,这事也就算了,我不在追究。”无歌扯着嘴角笑着说到。

白啸配合的吼了一声,他们三人吓得后退了两步,脸色惨白,这不是送死吗?

“二选一。”无歌扬了扬下巴。

还用选吗,他们没有无歌的好运被神兽眷顾,进去一天就尸骨全无,选下农田虽然辛苦,可是起码不会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