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1164章 干起来了

发布时间:2019-09-24 17:33:09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1164章 干起来了

一个人的仇恨值有多大?

隔天一早。

出了郡太守王大人的私人庄院,大门口就有几名带刀衙役候着,左右无事,衙役们坐在台阶上正在侃大山。在听到了开门声,衙役们赶紧站起来,分列左右,抬头挺胸的站好,目不斜视。

神医要出行了?

然而,出来的却是神医身边的那名随从‘小刘子’,一个中年男人,鼻子长到眼睛上的人。神医是淡泊名利的人,不理俗事,专心医术,拥有仁心,让众人心生敬畏。

这名随从却处理神医身边的诸多琐事、交涉,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仿佛连王大人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下人们都称呼他‘刘爷’。不少衙役听说此人很不好伺候,不敢有半点差池。

“你,还有你,陪我上街走走,喏,这是赏你们的!”刘爷跨出门槛,又理了理衣袍,跺了跺脚,这才打量几名衙役,指头轻点,选了两人,接着就是一个小袋丢了过去,里面哗啦啦的乱响,击溃了衙役们防备的心。

二人听到袋子里的声音,不由大喜,其中一人连忙捡起来,感谢连连,其余人眼都红了,期盼着刘爷再选几人。

可惜,刘爷哼了声,抬腿就走。他们不由一脸的失望。

其实袋子里的钱币并不算多,大约有数十个,而且是铜币。但对衙役们来说,即使铜币,那也是不少的外来之财。那名衙役一手顺溜的将钱币收进了劲装下的暗藏口袋里。

郡太守府的衙役们地位并不高,月俸禄不足额,无法能让一家几口人糊口,要过上吃饱、穿暖、有吃肉的好日子,还得私下捞点外快,否则只能饿肚子了。

“对不住了,各位,大人吩咐了,刘爷有事。我等得尽力伺候,走喽!”

二人在同事们羡慕、嫉妒的眼神中连忙跟上了刘爷。

大门外的一侧还随时停放着一辆马车,候着一名车夫,马车的里外甚是华贵。都是为神医随时准备的。

刘爷上了马车,舒服的坐着,两名衙役是苦哈哈,只能徒步左右跟着了,只是叮嘱车夫行慢点。

“刘爷。您要小的们伺候去哪?尽管说!”

“唔,也好,去打听打听,安远镖局、郑武镖局的镖师们住在哪家客栈?咱这事做的到吧?”

一人回答道:“回禀刘爷,一定让刘爷满意。”

另一人附和道:“您和神医是王大人的贵宾,您的要求,我们排除万难也要办好了的——”

“不错,不错!”

衙役和帮派成员,在每一地都有,而且是消息最灵通的地头蛇。两名衙役为了表现。只在街面上随便找了两三人,似乎是衙役们的眼线,也可能是一些地痞混子,很快知道了两个镖局的镖师们的下榻之地。

“走,去那边看看。”刘爷的声音中有点兴奋,更多是恨意。

刘爷的命令,二人无不服从。

海山郡城虽大,大街小巷繁多,马车疾驰也要一些功夫,不过。马夫驾车很熟悉。到了地方后,刘爷没下车,让其中一人进去打探情况。那里的掌柜和伙计一看到衙役上门,他们还是畏惧的。也不想惹什么麻烦,于是一问之下,所有的苦恼的全吐了出来。

刘爷疑惑:“都染病卧床不起了?医师也束手无策、只能开了养身的方子?确定了吗?好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1164章 干起来了

!回去!”

两名衙役连忙保证。但二人怎么听着,刘爷在幸灾乐祸,在咬牙切齿?

......

两天后,太守府的一队捕快迅速包围了几处客栈。声势隆重,附近的百姓一看这么多捕快,那定是发生了大事,纷纷避开。而客栈里的人有些惊慌,还摸不着头脑。

“看,是邢捕头那一支捕快!”

“一支捕快四十人,居然都出动了,发生什么事了?”

“估计什么人犯事了吧——”

“只要不是陆总捕头出马,那就不算天大的事,喝茶吧——”

“——”

邢捕头三十出头,面黑无须,眉毛黑粗,大眼犀利,身体强壮,是个很威武的男子。

他一挥手:“贴安民告示,进去拿人!”

“捕头说了,贴安民告示,进去拿人!”一名捕快马上跑开去传令。

一张张安民告示贴在了这几家客栈的门板上,并不理会脸皱成了菊花的客栈掌柜们,回头还要在城门内外张贴。

捕快可不似装腔作势的普通衙役,这些人各个都孔武有力,敢打敢杀,当然了,除了俸禄一样,拿的其它好处也会比寻常衙役要多。

“安民告示上写的啥?”

“......据线民举报,境内一支车队的人马感染了恶疾,几名医师作了证。为了防止是传染疾病,衙门特签发令喻,将一干人等拘拿隔离,以观后效,但请民众放心,稍安勿躁......”

安民告示的内容一出,当场就有人慌了,不过有人马上就大声道:“怕什么,人家说了,只是以防万一罢了,人家捕快们都不怕,我们有什么可担心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就是,就是!”

“没什么好担心的——”

......

捕快们的行动迅速,绝不拖泥带水,逐层而上,每一个房间都不放过,基本是宁杀错、不放过。

这样一来,自然有无辜的商旅人遭殃了。

“这位大人,为何要抓我?我可是良民——”

“我是陈集钱庄的人,你们敢乱抓人?”

“我小舅子的二叔的三叔公的八姑娘是三大豪门的太太!”

“——”

捕快们很粗暴,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就是一招擒拿手给制服:“总捕头大人签令了,不管是谁,只要住在一个客栈的,都要拘拿隔离!”

有人不服:“那为何客栈的掌柜和伙计不抓?”

给他的回答就是一巴掌:“少啰嗦。”

好汉不吃眼前亏,见捕快们今天很粗暴,铁面执法,不少人都认栽了,犯不着和捕快顶嘴。

不多,只有极少人才知道,捕快们的目标是安远镖局、郑武镖局,以及张卫东等人。

镖师们因病都倒下了,看了医师、也开了方吃了药,但没那么见效快。这两天多,他们大多时间躺在床上。捕快们一进门,直接从床上抄了起来,后者没反抗之力,软的像一团泥。

任何争辩、反抗、怒气、威胁都无济于事,否则可能招来一顿狠揍。

这一切拘拿抓捕开始进行的很顺利,不过,在一客栈的三楼,他们遇到了阻拦和抵抗。

这一层住着几名妇人小孩、十几名少年。不过,楼梯口和一处房门前却挡着几名手执长枪的汉子。几名捕快抽出了刀,有过几次兵器接触,但一招就被撂倒了。若非对方手下留情,身上要多几个窟窿了。他们不敢靠近,只能求援。

一名副捕头上来时,双方正在对峙。

“怎么回事?连个人都拿不下?”副捕头扫了一眼局面,很不满,对几名手执长枪的人,冷哼了声。

“曾捕头,对方很强,可能是武者,我们不是对手!”一名捕快说道。

“武者?”

曾捕头动容,这才认真打量。

“你们是什么人,敢抗法不成?”曾捕头冷笑道。就算对方有武者,那又怎么样?他自己就是武者,而且不是一般入流武者可比的。

海山郡城不小,武者很多,但强者不多。

六扇门中的武者不算少,他身为一支捕快队伍中的一名副捕头,自然有骄傲的地方。不过,和他一样武力的副捕头,可有两人的。甚至每人手下都有入流武者的下属捕快。

“鄙人赵弓箭,只是一下人,什么来历并不重要,敢问衙门有何凭据胡乱抓人?”

曾捕头说道:“凭据?我说的话就是凭据!想知道为什么,乖乖放下兵器,束手就擒,还可以落个从轻发落,否则,私藏兵器,等同谋反,暴力对法,等同造反,杀无赦!”

赵弓箭怒道:“不可能!我家老爷正在闭关配药,还有半天才出关,这时候谁都别想打扰!”

正在这时,一名捕快小跑了上来,与曾捕头耳语几句,就见曾捕头神色大动,似有喜色。

“冥顽不灵,别怪老子无情,动手,杀!”曾捕头一抽出刀,艺高人胆大,一跃上楼梯,杀了上去。

赵弓箭几人见对方动手了,便没顾忌了,主动去阻拦曾捕头:“猎鹰、猎狗、铁蛋,保护好老爷和夫人他们,二宝,咱哥俩上!”

赵二宝去应付那些捕快,长枪如蛇腥,寒光乍现,就听到叮当的兵器掉落声,一些捕快啊哟几声,忙缩手回来,这一大力、又一挤,有几人站立不稳,顿时摔倒滚下了楼梯。

而另一头,曾捕头双脚才落地,迎面就来了一枪,他赶忙举刀阻挡,一股大力用来,他来的时候有多快,被抛的时候就有多快。好在他的身手很高,空中一翻身,落到了楼下,连退几步才稳住。

曾捕头在吃惊的同时,恼羞成怒了:“来呀,带弓箭的伤来,放箭,生死不论!”

“你敢!”

“找死!”

“啊——”(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们的关注和支持,天道在坚持,还是那句话,这本书会正常完本。待身体锻炼、状态渐好,天道努力多码字。码字的人伤不起啊。。。。

合肥牛皮癣治疗方法
曲靖治疗卵巢炎方法
扬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检查预约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预约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